读书 基督山伯爵

读书划线

第4章 阴谋

📖 “醉鬼就醉鬼,总比不敢喝酒的家伙好呐,不敢喝,是心里有鬼,怕酒后把真话给说出来。”

第12章 父与子

📖 在政治上,亲爱的,您应该和我同样明白,没有人的存在,只有思想的存在;没有感情,只有利益。在政治上,我们不说杀了一个人,只说清除了一个障碍。

第14章 愤怒的囚徒和疯癫的犯人

📖 总之,您可以让我接受审判:一次审判,就是我的全部请求。这样可以让我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被判了什么刑;您也瞧见了,不审不判是一种最可怕的酷刑。”

第22章 走私贩子

📖 唐戴斯心想,一个人倘若能把自己的坚强意志,同这些有分有合的关系网结合起来,还愁没有力量吗?

第23章 基督山岛

上帝给了人类有限的力量,但是却给了他们无限的欲望。

第26章 加尔桥客栈

📖 虽说上了点年纪,头发却像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变白

📖 死人的诅咒有时会比活人的憎恨更可怕。

第27章 往事

📖 “哼!幸福,谁知道呢?幸福不幸福,是墙壁后面的秘密;墙壁什么都听得到,但它不会说话。

第39章 宾客

📖 “您看过《一千零一夜》吗?”“这还用问?当然看过!”“那好。书里的那些人,倘若他们的麦种不是红宝石或金刚钻,您说他们是穷还是富呢?他们看上去就像贫穷的渔夫,不是吗?您正这么想吧,突然间,他们为您打开了神秘的洞窟,里面的宝藏足够买下整个印度。”

第50章 莫雷尔一家

📖 “先生,家父觉得其中有一个奇迹。家父相信,我们的恩人是从坟墓里出来拯救我们的。噢!先生,这虽说是迷信,但确实令人感动,我不信他的说法,但我不想去摧毁这颗高尚心灵中的信念!他不知有多少次在冥想中低声呼唤一个朋友的名字,那是一个亲密的、死去的朋友;在他弥留之际,永恒的曙光给了他一种来自坟墓的启示,在这以前始终还在存疑的那个想法,成了一种确信,他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马克西米利安,他是埃德蒙·唐戴斯!’”伯爵的脸色愈来愈苍白,听到最后这几句话时,完全已经变成惨白了。他浑身的血,都涌向了心房,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他掏出怀表看了看,仿佛忘了钟点似的,拿起帽子,仓促而局促不安地朝埃尔博夫人躬身告辞,又跟埃马纽埃尔和马克西米利安一一握手。

第52章 毒物学

📖 “砒霜是消除不了的。无论通过哪种方式吸收,只要剂量大到足以致死,它在人体内总会留下痕迹。”“说得好!”基督山大声说,“说得好!这正是我向可爱的阿德尔蒙特提的问题。“当时他想了想,微微一笑,用一句西西里谚语回答我,我想法国人也说这句谚语:‘我的孩子,世界不是一天之内创造出来的。那要用七天呢。你星期天再来吧。’

第54章 多头和空头

📖 事情的进展,有时候真是难以预料。你不去想它吧,它偏偏想着你。等到回头一看,你会惊讶怎么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第58章 诺瓦蒂埃·德·维尔福先生

📖 “你想要什么呢,亲爱的爷爷?让我想想看。”瓦朗蒂娜一边思忖,一边把想到的念头大声说出来。可她不管说什么,瞧见老人的回答总是:“不。”“对了,”她说,“用咱们那张王牌吧。瞧我有多笨啊!”于是,她依次往下背字母表里的字母,边背边笑吟吟地探询老人的目光。背到N时,诺瓦蒂埃示意:“对了。”“噢!”瓦朗蒂娜说,“您要的这件东西,是字母N开头的。那咱们是得跟N打交道喽?好,咱们来瞧瞧能把N怎么着。Na, ne, ni, no. ”“对,对,对,”老人说。“噢!打头的字母是No?”“对。”瓦朗蒂娜走过去拿来一本词典,放在诺瓦蒂埃面前的一张斜面书桌上。她翻开词典,看到老人的目光专注地盯在书页上,便用手指顺着每一栏很快地从上往下移动。自从诺瓦蒂埃陷入这种境遇的六年以来,瓦朗蒂娜经常练习这种方法,所以已经非常熟练,往往很快就能猜出老人的意思,即便老人自己能够翻词典,恐怕也未必会比她更快翻到答案。手指移到Notaire[插图]时,诺瓦蒂埃示意她停下。“公证人,”瓦朗蒂娜说,“你是要个公证人,爷爷?”老人示意,他的确就是要个公证人。

第66章 婚姻计划

📖 金融家手里的资本,就好比文明人身上的那层皮嘛。我们穿着多少有点奢华的衣服,那就是我们的信用;但人一死,就只剩张皮了。

第70章 舞会

📖 响了一整天闷雷、一直像要下暴雨的半空中,最后一团热气正在消散,露出一片深蓝色的缀满金色星星的晴空。

第72章 德·圣梅朗夫人

📖 正如哈姆雷特说的,埋得最深的秘密,也会从地底下漏出风声,犹如磷火般疯狂地在空中游弋。

第73章 诺言

📖 一颗心已经陷入绝望深渊的时候,是不会再感受到程度稍次的那些激动情绪的。

📖 丧失理智的人因为不知道自己疯疯癫癫,一心想干自己力不能及的事情,这不也是挺自然的吗?瘦弱的人爱说自己能挑重担,胆怯的人爱说怎么迎战巨人,穷人会夸口有金银财宝,就连最卑微的农夫,自吹自擂时也会自称是朱庇特。

第79章 柠檬水

📖 唉!人们常说,因为遇到阻碍而变得炽热的心,当一切顺利时就会冷却的!

第81章 退休面包铺老板的房间

📖 主意还只是个胚芽,计划可就是开花结果了。

第91章 母与子

📖 阿尔贝:在向您表明我已经得知您正待实行的计划的同时,我想向您表明,对您的良苦用心,我是完全理解的。您现在已经一无牵挂,您要离开伯爵的家,而且您要带着亦然了却牵挂的母亲离开你们的家;可是,请仔细想想,阿尔贝,您欠她的情,您凭着自己那颗可怜的高贵的心,是无法还清的。您自己只管去拼搏,去受苦吧,但请别让她经受您在奋斗的最初阶段无法避免的贫困的折磨;因为,就连今天蒙在她身上的灾难的阴影,也并非她应该承受的,而天主是不会愿意看到一个无辜的人去为一个罪人赎罪的。我知道你俩要离开埃尔代街的宅邸,而且什么东西都不带走。我是怎么知道的,您不用去打听。我知道了:这就行了。请您听我说,阿尔贝。二十四年前,我满怀喜悦和骄傲回到了家乡。我有一个未婚妻,阿尔贝,那是一位我心爱的圣洁的姑娘,我为我的未婚妻带去了一百五十枚金路易,那是我没日没夜地工作辛辛苦苦攒下的。这笔钱是给她的,是特地留给她的;我知道大海是变化莫测的,所以就把我们的这笔财产埋在了我父亲在马赛梅朗巷住所的小花园里。这座可怜而珍贵的小屋,阿尔贝,您母亲是很熟悉的。我最近回巴黎途经马赛时,去看了这座勾起我许多痛苦回忆的小屋。那天晚上,我拿着铁锹在当初埋钱的地方挖下去。铁箱还在老地方,谁也没碰过它;它还在那棵无花果树的树荫下躺着,那棵无花果树,还是我父亲在我出生那天种下的。好吧,阿尔贝,这笔当初准备给我心爱的姑娘,帮她过上宁静生活的钱,今天由于一种奇特而可悲的巧合,又可以派同样的用场了。哦!请您一定要理解我,理解我本可以拿出几百万钱来给这可怜的女人,却为什么只是把我离去后一直被遗忘在可怜小屋里的一块黑面包,给了我这心爱的女人。您是个豁达大度的人,阿尔贝,但或许您还是会让骄傲或怨恨蒙住了眼晴。如果您拒绝我,如果您向别人去要求我有权向您提供的那种帮助,那我就要说,有个人的父亲是受您的父亲之害,在饥饿和绝望中悲惨地死去的,而您竟拒绝这个人提供给您母亲的生活费,这就很难说得上是豁达大度了。

第98章 钟瓶旅馆

📖 凡是条理清晰的头脑,里面总有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念头。这个占主导地位的念头,在脑海里总是最后一个歇息,又头一个起来喊醒整个儿思想。

第99章 法律

📖 “看在天主分上!请不要再为一个罪犯来向我求情。我是什么人?我就是法律。难道法律有眼睛能看见您的愁容?难道法律有耳朵能听见您甜蜜的声音?难道法律有记忆能援用您细腻的思想?不,夫人,法律依法行事,绝不姑息。

第105章 拉雪兹神甫公墓

📖 “因为是我,有一天当你父亲像你今天一样想要自杀的时候,曾经救过他的命;因为是我,曾经把那只钱袋送给你年轻的妹妹,而把法老号给了年迈的莫雷尔;因为我就是在你小时候把你抱在膝上逗着玩的埃德蒙·唐戴斯!”

第108章 法官

📖 “我所希望看到的,是正义得到伸张。我生在人世,就是为了对恶人施行惩罚,夫人,”他目光炯炯地接着说,“对任何别的女人,哪怕她是王后,我都会把她送到刽子手那儿去;可是对您,我是会宽容的。对您,我说的是:夫人,您是不是还保存着几滴口味最甜、见效最快、药力最可靠的毒药呢?”

第112章 启程

📖 伯爵叉起双臂,久久地凝视着这座大熔炉,那些从沸腾的深渊中冲出,要想把整个世界搅个天翻地覆的念头,就是在这里熔炼、压延和成形的啊。随后,他敏锐的目光在这座使多少信仰天主的诗人,像愤世嫉俗的唯物主义者一样凝思冥想的巴比伦城上,低头合拢双手,祈祷般地喃喃说道:“雄伟的城市呵,我闯进你的大门还不到半年。我相信是天主的智慧指引我到这儿来的,他又胜利地把我从这儿带走;我进入你的城墙中来的秘密,我只向天主吐露过,因为只有他才能洞察我的心灵;只有他,知道我此刻离去时既无怨恨也不骄矜,但还是不无遗憾的;只有他,知道我从来不曾为一己的私欲或出于无谓的动机,滥用过他交给我的权力。喔,雄伟的城市呵!我在你跳动的胸膛里找到了我要寻找的东西;我像一个很有耐性的矿工,在你的胸膛里挖掘,为的是铲除那里面的毒瘤;现在我的事情做完了,我的使命完成了;现在,你已经不能再给我以欢乐或痛苦了。别了,巴黎!别了!”

📖 “我么,我什么也不需要,我生活在两座坟墓中间:一座是埃德蒙·唐戴斯的,他早就已经死了;我爱过他!这句话现在从我褪色的嘴唇上说出来已经并不动听了,可是我的心里还保存着这个记忆,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不能让我忘掉心灵深处的这个记忆。另一座是一个被埃德蒙·唐戴斯杀死的男人的;我对他的死并不感到惋惜,但我应该为死者祈祷。”

📖 “您知道,埃德蒙,我已经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女人了;我除了决定永远不作决定以外,已经不能作出别的决定了,天主把我在暴风雨里颠簸摇晃得太厉害,我已经丧失了自由意志。我在他的掌心里,就像麻雀被老鹰抓在掌心里一样。可既然我还活着,那就是说他不愿意让我死。如果他给我送来援助,那就是说他愿意这么做,所以我会接受它们的。”

第113章 往事

📖 这就是人性中一种可怜的骄傲,每个人总以为自己比身边另一个在哭泣、呻吟的不幸的人更加不幸。

第114章 佩皮诺

📖 他们抓他来是为了敲诈钱财,而由于他身边的现金只有不多几枚路易,他们准会向他勒索赎金。他记得莫尔塞夫的赎金好像是四千埃居;由于他自以为身价要比莫尔塞夫高得多,所以他在心里把自己的赎金定为八千埃居。

第117章 十月五日

📖 这个世界上无所谓幸福,也无所谓不幸,有的只是一种境况和另一种境况的比较,如此而已。只有体验过极度不幸的人,才能品尝到极度的幸福。只有下过死的决心的人,马克西米利安,才会知道活着有多好。


豆瓣摘抄

  1. 软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

  2. 人的天性生来不适宜欢乐,只会紧紧地抱住痛苦。

  3. 当你拼命想完成一件事的时候,你就不再是别人的对手,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别人就不再是你的对手了,不管是谁,只要下了这个决心,他就会立刻觉得增添了无穷的力量,而他的视野也随之开阔了。  

  4. 恶人是不会简单的死的,因为上帝似乎还要关照他们,他要用他们来作他报复的工具。   

  5. 一切罪恶只有两帖药—–时间和沉默。   

  6. 世界上无所谓幸福,也无所谓不幸,只有一种境况与另一种境况相比较。只有那些曾经在大海里抱着木板经受凄风苦雨的人,才能体会到幸福有多么的可贵。尽情的享受生命的快乐吧,永远记住,在上帝揭开人类未来的图景前,人类的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7. 我知道世界是一个客厅,我们必须客客气气地走出去——就是说,鞠躬退出,这样才算体面。   

  8. 我的朋友,我还有一点疑虑——你是不是因为太懦弱了,才这样以炫耀自己的痛苦来作为自己的骄傲?   

  9. 生命是什么?是在通向死神的候见室里的暂时的停留。   

  10. 我喜欢鬼,我从来没听说过死人用六千年时间所做的恶事能超过活人在一天之内所犯的罪过。   

  11. 我从不骂人,也不爱动怒,有过错我都能原谅,但我并不疏忽。   

  12. 痛苦的经历一旦有人分担,痛苦就减少了一半。   

  13. 在政治上,没有人,只有主义,没有感情,只有利益,   在政治上,我们不是杀了一个人,而是清除了一个障碍。   

  14. 幸福就是一双鞋合不合适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   

  15. 人类的一切智慧都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   

  16. 若问何所求?发财与成仙!   

  17. 假如我们分手的话,绝不是出于我的意思,要知道,树是不愿离开花的,是花离开树。   

  18. 我只有两位敌手——时间和空间,我不愿说是两位征服者。   还有第二位,我也会寿终正寝,只有死亡才能阻止我的行动。   

  19. 政治犯没有入狱登记,有时候政府就用这种发法来使一个人失踪而不留任何痕迹。   

  20. 邓蒂斯有了一个新来的同居者——希望。   

  21. 无情的教训,教会人用怎样的眼睛才能观察危险,用怎样的忍耐才能忍受痛苦。  

  22. 学习并不等于认识,有学问的人和能认识的人是不同的。记忆造就了前者,哲学造就了后者。哲学是学不到的,这是科学的综合,是能善用科学的天才所求得的。哲学,它是基督踏在脚下升上天去的五色彩云。

  23. 如果你渴望得到某样东西,你得让它自由,如果它回到你身边,它就是属于你的,如果它不会回来, 你 就从未拥有过它。   

  24. 有学问的人和能认识的人是不同的。记忆造成了前者,哲学造成了后者。   

  25. 因为上帝掌握着时间和永恒,这两样东西是人掌握不了的。

  26. 有些美德在过分夸大以后便变成了罪恶。

  27. 可惜的是,在这个世界里,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尺度去衡量事物,因为他们无法与旁人得到同样的见解;

  28. 虽然乱世易作恶,但人类的天性是不愿犯罪的。可是,文明使我们产生了
    欲望,恶习和不良的嗜好,这种种因素有时会扼杀我们善良的本性,最终引导我们走上犯罪
    之路。所以那句格言是:不论何种坏事,欲抓那作恶之人。先得去找出能从那件坏事中得利
    之人。


2020年8月23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