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云边有个小卖部

张嘉佳

山野,桃树,王莺莺

📖 小孩子问:“王莺莺,为什么天空那么高?”老太太回答:“你看到云没有?那些都是天空的翅膀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很多事情已经很多年。

📖 老陈死了后,再没有新的邮递员,邮筒也开始看不见,人们很少用钢笔写字。无论谁摊开一张信纸,写上三个字,我爱你,都或许是二十一世纪最后一封情书。

📖 校长倒了杯茶,刘十三举起来喝,校长震惊地看着他:“这是我给自己倒的。”
刘十三吹开茶叶,尝了一口,咂咂嘴说:“苦不拉唧的,有钱人都喝橘子水,那个甜。”
校长敲敲桌子:“十三啊,你情书写得不行。”
刘十三鄙夷地瞥他一眼:“我把校图书馆的书都看完了,你凭啥质疑我的文学素养。”

校长说你不行你就不行

📖 想到这里,人民教师罗素娟黯然挥手:“十三你回去吧,暑假作业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加点。”
牛大田没听清,凑近大喊:“什么东西?我也要。”
罗老师回:“作业。”
牛大田摇着头赶紧挪开:“作你娘,我不要。”
刘十三恳切回答:“你的作业太简单,我也不要,谢谢老师。

你作业写完了吗?不够给你加亿点点

📖 天色暗成淡蓝,远处群山如黛,透过墨色林道,能看到镇上灯光依次亮起,炊烟熏红了晚霞。

📖 总有一天,他会忘记泥土的脚感,忘记现在纷飞的草叶。因为他将按照计划好好学习,三年初中,三年高中,然后上北大清华,到妈妈说的大城市去。
踩在了泥土上,把鞋洗干净了,也会在地上落下脚印,不管走在哪,这印记一如既往。所以哪怕是裤脚的泥点也能将你拽回到那条来时的路,有些人有些事不是说忘就忘的了的。

他要看看,那个大城市是不是真的美得不像话,比院子里那棵桃树还美,美到去了就再也不想回来。

而现在,暑假开始了。过几天,刘十三会碰到一个女孩,名叫程霜。

喂,打劫

📖 小胖子擦擦口水醒来,模模糊糊看到台上女生,腾地起立:“赵……赵雅芝!”他越来越激动,不停推搡刘十三:“你快看,她像不像赵雅芝!像不像程淮秀!”刘十三赶紧小声劝慰:“像的像的,你不要激动……你怎么哭了?”牛大田泪花四溅:“你说我还念什么书!娶了她我就是乾隆!”

📖 她喜欢笑,小鼻子一皱一皱,见过的人都想和她一起笑。但她又凶又不讲道理,牛大田迅速放弃和她结婚的念头,准备同她结拜兄弟,一块儿欺负全校同学。

田大牛识趣,搞钱才是王道,要什么乾隆

📖 每当她笑的时候,就让他想起夏天灌木丛里的萤火虫,忽明忽暗,飞不远,也飞不久,日出前会变成一颗颗露珠,死在人们不会注视的叶子上。

📖 因为有一天,他终于知道,程霜和萤火虫一样,现在是亮的,但说不定下一秒,就是暗的。

美是短暂的,就如生是短暂的,沉睡确实漫长的,最美的多留意,沉睡时就不会常被人注意或提及。

📖 思索了一会儿,她翻出刘十三的本子,歪歪扭扭写字。刘十三紧张:“你要干什么,别乱写,这本子有法律效力的。”等程霜写好,刘十三拿回来一看,发现多了一条:“送程霜回家。”程霜握着他的手,说:“给你一个机会。”

📖 所有植物的枝叶,在风中唰唰地响,它们春生秋死,永不停歇。

📖 外婆掸掸落在碎花衬衣上的烟灰,眯着眼说:“说不定我活不到那时候。”刘十三说:“我一定能考上,到时候带你出去看看。”外婆说:“我年轻的时候早就晃过了,年纪大了,还是留在老家吧。”刘十三说:“老家就这么好?”外婆说:“祖祖辈辈葬在这里,才叫故乡。”

我在做梦吗

📖 漫长的学习生涯,支撑他走下来需要计划和毅力。在连绵不绝的失败面前,刘十三还能拥有这些宝贵品质,基于一个简单的信念:“我没毕业,我下次能考好。”正如赌徒没离开牌桌,因为手里还握着筹码,那么刘十三手里也握着时间。

📖 扉页写着至关重要的一条,考取清华北大。而这辆大巴,正开向京口科技大学。刘十三合上笔记本,打开了真实的人生。

文字真的很简单,就这样寥寥几句,突然就有了一种沧桑感,小时候想要的很少愿望简单而渺小很容易就实现,后来想要的越来越多目标更大也就越来越无能为力了

📖 刘十三问:“你不是说丝袜用来攒肥皂的吗,为什么穿在腿上?”
智哥说:“因为我娘。”
刘十三沉默半晌,说:“你他妈的。”
智哥说:“你是不是歧视我?”
刘十三说:“我并不歧视你,我只是没法接受你。”
智哥说:“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你好恶心。”

???我觉得他们两个不对劲

📖 其实个人习惯这种事,要么我同化他,要么他污染我,如今他吃外卖不再洗一次性筷子,证明已经取得了微弱的优势。

“我以为别人尊重我,是因为我很优秀, 后来才明白,别人尊重我,是因为别人很优秀。”
——鲁迅《理解尊重》

📖 一片雪花落在牡丹发梢,刘十三伸手想拭去,被牡丹握住,她说:“去年的生日礼物,是碰到你。”她说:“今年的生日礼物,是我转校希望很大,明年去南京。”

📖 验算你娘舅,收账又不是搞科研,刘十三丢下钱,抄起背包狂奔出去。他权衡清楚了,这一面是必须见的。

不死的少女

📖 要是可以人格分裂多好,一个刘十三痛苦万分,满地打滚;一个刘十三稳定答题,下笔如有神。

📖 因为毕业那天,他在笔记本上,横平竖直写好:
加油,我会找到工作,拥有未来。

开始当社畜。。。

城市多少盏灯

📖 我昨天问自己,回老家找个姑娘,聊天都用方言,给全世界唱歌,不如她一个人鼓掌,这样不好吗?

水带走的消息,风吹来的声音

📖 球球跳下凳子:“口口声声说为爱付出一切,结果又嫌代价太大。刘十三,走,我们的保险不卖给他。”

明明是童言无忌,却又句句在理,牛大田好像也没有坏到骨头里,至少人家为了爱情犹豫了~

人间火烧云

📖 童年的长辈,都两鬓染白。年轻人大部分去了异地,剩下的给茶园打工,少数继承祖业,绕着小小的店铺生活。

📖 秦小贞呆呆望着,眼睛里倒映璀璨烟火,眼泪慢慢流下来。

一种火烧云的暖色,加上烟火的暖色,还有耳边的烟花炸裂的声响。“耳目具塞”眼中耳中心中都被填充满了,我以为放的烟花,我说这牛大田咋变得这么浪漫了,结果读到后面才发现原来不是放的烟花,而是牛大田为了表白烧赌场里的东西产生的火焰。作者这般描述火焰,显得格外浪漫、相当震撼。

悲伤和希望,都是一缕光

📖 翻了半晌,回头一望,程霜和球球都趴在桌上睡着了。桃树摇动一片荫,云彩的影子在院里浮动,两人睡得吧唧嘴。

📖 群众哄然大笑,显然不把年轻警官放在眼里。
带刘十三上山的老汉扯嗓子喊:“小闫啊,你不懂云边镇的风俗,去问问所里的程队,这么多年,他管过这个事情没有!”

闫警官绷住脸:“对,他没有管,结果呢,上次山火造成林木损失十公亩,镇民两人受伤!实话告诉你们,老程监管不力,要被撤职了!”

看到这种的真的很无奈呀,老一辈这种人还是会有,但是现在经过大力的宣传感觉好多了,但是还是会不乏有那种思想腐朽落后的人。

云下丢失的人,月下团圆的饭

📖 院内微风习习,连吃两碗,不用空调都觉得凉爽。程霜惬意地打了个嗝,说:“外婆,小时候刘十三偷过你酿的酒给我喝。”王莺莺停了手中的活,坐在竹椅上抽烟,笑呵呵地说:“知道他偷酒了,那天他一回家就扑在床上,一口气睡到半夜。我这个外孙,从小到大,就是笨,谁家四年级泡妞给人家喝酒的。”

📖 我找啊找啊,找到最完美的妈妈。

那首家喻户晓的世上只有妈妈好,越听越荒谬和气愤。这样的歌词误导了多少人,世上只有妈妈好?那其他人的爱呢 算什么,还有那句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对于那些父母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来说,这是多么残忍的话,爷爷奶奶用用尽所有力量的爱筑起来的保护墙,让一句像根草轻易击溃,把多少孩子从天堂拉回地狱,让他们知道, 是的他们是没妈的孩子,他们像根草,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她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在我身边。

除夕

📖 这个动物很奇怪,他家开小卖部,经常给我带好吃的。小卖部在山里,就像住在了云朵边上。小卖部里还有太婆,和另外一个动物,我也很喜欢,叫程霜。


点评

★★★★☆
一开始以为这是一个讲述留守儿童励志成长的故事。……小镇身世凄凉的刘十三,从小无父无母,与不识大字的外婆相依为命。可他从未因此自暴自弃,可能是因为他并不“贫瘠”的缘故:他有个“无所不能”的外婆,有个祖传的小卖部。

他还有个小本本,上面记录着母亲离家出走前的殷殷期望和他为此画出的一个个梦想;他的童年还跳进来一个“青梅”程霜,来不影去无踪,也无伤大雅。无论物质还是精神,刘十三的整个童年都很饱满,不缺“供养”。然后便是时间如约将人推进冰冷的现实,这现实像黑洞,吞没所有光、彩和梦想。十三踽踽,踏近一步是他参不透的世界,后退一步便是躲不掉的卑微。

那个如“萤火虫”般的青梅就在此时又适时地出现了,于是我以为它或许应该是一部略显含蓄的爱情故事。

刘十三内敛悲观,总是活在过去的失意中,执念深重;程霜活泼大气,面对未知的未来勇敢乐观。这两个两极灵魂,时不时重逢在人生某处路口,却始终没有衔接出一条通顺的过去与未来。他们是青梅,是兄弟,是亲人,迟迟做不成恋人。十三一直以为的深情,在被分手时产生了质疑,在某天突然意识到牡丹不知何时已在记忆中模糊不清时错愕不已。其实他的深情还不及程霜的万分之一。那个命在旦夕的女孩,为了他三次逃医冒险,只有铿锵地守候,只求做他的女朋友。

我们总会因为身边不值得的人和事,而忽视真正懂你和爱你的人。时光阡陌,暮然回首,伊人却成了紫霞仙子。于是,世间便多了许多亏欠和救赎的故事,故事的主角终将像至尊宝一样追悔莫及。而刘十三的追悔方式,就是用一本书来表达他的怀念。

刘十三最后被安排去写书,那是他思念的源泉和情感的归宿。写作的人是幸运的,下笔随意,可以无限揣摩人性编排人生。有些人写着写着死去了,只为要永远刻在记忆中浓墨重彩;有些人写着写着就不知所踪,因为已不值得你我想起和惦念。

读完整本书,我发现作者的格局其实比我想象的大。你知道什么才是人